廉價時代終結 天然氣價格進入高位區間

日期:2023-04-17 09:08:59

來源:摘自《期貨日報》

作者:

瀏覽數:0

作為與原油、煤炭并列的三大基礎能源之一,天然氣具備清潔、高效和綠色低碳等顯著優點,于化工、電力、城市燃氣等工業和民用領域均有廣泛的用途。在氣候變化大背景下,全球能源系統低碳轉型,以煤炭為主的火力發電遭遇限制,在碳排放方面具有明顯優勢的天然氣受到熱捧。2021年的疫情后時代全球能源危機亦以天然氣市場為最凸顯板塊,進入2022年后,俄烏政治局勢的驟緊和動蕩背后同樣隱藏著國際天然氣市場日趨白熱化的經濟斗爭。上述接續而現的大宗商品相關重大現象引發我們對天然氣的重新認識,鑒于此,本文針對全球天然氣市場的格局、發展及未來變化進行系統梳理和分析,以期助力產業研究和商品投資。

A 市場格局及發展演變

回顧天然氣市場的發展,2010—2019年,全球產量及消費量均保持穩步增長的態勢;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響,全球產量及消費量同步下滑明顯。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天然氣產量3.85萬億立方米,同比下降3.3%,而總消費量為3.83萬億立方米,同比下降2.3%,為近10年來全球天然氣消費量首次下降。無論疫情前后,全球天然氣供需始終保持平衡或寬松的相對格局,基本不存在缺口。

從儲量勘探來看,2010年以來,全球天然氣已探明儲量整體呈現振蕩上行趨勢;2019年,全球已探明天然氣儲量達190.3萬億立方米,創歷史新高。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響,世界經濟衰退,天然氣公司的資本投入下降,天然氣探明資源儲備受到影響,全球已探明天然氣儲量下降至188.1萬億立方米。從地區構成來看,中東和獨聯體(CIS)地區已探明天然氣儲量穩居全球前二,合計占全球已探明儲量的七成。2020年,二者儲量分別占比全球總量的40.3%和30.1%。

從全球市場格局來看,天然氣主產區包括儲量資源豐富的中東和獨聯體地區,以及天然氣開采技術發達的北美地區。美國和俄羅斯是天然氣生產大國,其2020年產量占比全球總產量的24%和17%。需求方面,亞太、北美、獨聯體以及歐洲地區為全球主要天然氣消費地。美國、俄羅斯、中國、伊朗、加拿大、沙特均是同時具備生產和消費能力的大型經濟體,但具體情況又有差異,其中美國、俄羅斯國內產能嚴重過剩,出口比例較高,伊朗、沙特和加拿大相對寬松,而中國則需要較多進口作為補充。

全球天然氣儲存、生產與消費區域分布極度不均衡,形成了全球天然氣貿易錯綜復雜的關系。概括而言,美國和俄羅斯是世界排名前二位的天然氣生產國和出口國,歐洲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地區,中東與獨聯體地區的探明儲量潛力巨大,而亞太地區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在不斷飆升。

天然氣在國家和地區間的長距離運輸主要是通過管道和海運方式實現,因此,全球天然氣貿易分為液化天然氣(LNG)貿易和管道天然氣貿易兩類。具體而言,按呈現形態的不同,天然氣可分為壓縮天然氣(CNG)和液化天然氣兩種。其中CNG主要通過管道輸送的方式參與貿易流通,但管道天然氣貿易顯然受管道基礎設施條件的制約,對應市場具有明顯區域性特征,局限在生產國周邊,如中俄、中歐和北美內部。相較而言,適合長距離運輸的液化天然氣是一種全球性商品,其貿易國間的聯系更為緊密,是天然氣作為大宗商品參與全球經濟活動的主要形式。東北亞和歐洲是全球LNG貿易的主要流向地。澳大利亞、卡塔爾、美國以及俄羅斯是世界上最主要的LNG出口國。

“頁巖氣革命”助力美國實現能源獨立,2014年開始,美國從能源進口大國轉變為天然氣凈出口國,美國LNG主要出口至歐洲及亞太地區,管道氣出口至接壤的加拿大和墨西哥。目前,美國LNG出口裝置利用率接近滿負荷,而其通往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管輸能力很難轉化為全球LNG的流通量,因此,雖然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美國也希望向歐洲出口LNG,取代俄羅斯天然氣,但事實上,出口設施產能成為美國天然氣向全球市場供應的主要瓶頸,其產能只有20%用于出口。

俄羅斯是僅次于美國的天然氣供應國,除滿足國內需求外,其天然氣產能有超過1/3用于出口,大部分管道氣/LNG供給歐洲地區,其余主要供給中國、日本等亞太地區。近年來,俄羅斯正在逐年擴大LNG供應,但其天然氣出口方式目前仍然依賴管道。歐洲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地區,對俄羅斯依賴性非常高,且近年來歐洲本土天然氣產量(挪威、荷蘭及英國)因產能枯竭及碳排放影響持續下降。2020年,歐洲產量僅有2190億立方米,但消費量高達5410億立方米,供需缺口巨大,地區整體自給率低。

B 價格體系及運行機制

全球天然氣及LNG交易與貿易目前遵循兩種價格機制:一種是絕大多數“長約協議”(買賣雙方依據“照付不議”原則簽訂為期20年左右的供需協議)采用與油價掛鉤的價格公式,為價格掛鉤機制;另一種是現貨交易價格機制,即參照全球三大天然氣標桿價格,隨行就市。

全球天然氣三大市場指北美、歐洲和亞太,對應的標桿價格指數分別為美國的亨利樞紐(HH)、英國的NBP和荷蘭的TTF、普氏日韓LNG現貨(JKM)到岸價格,其中荷蘭的TTF于2016年超過英國的NBP成為歐洲21個交易樞紐中最活躍、影響力最大的一個,為歐洲大陸唯一的基準樞紐,其他歐洲大陸樞紐的價格基本按照TTF價格升貼水定價。另外,必須指明的是,上述價格指數多是基于交易樞紐的供需平衡而生,用于指導區域貿易,而全球統一的天然氣定價體系至今尚未形成。

疫情之后的歐洲天然氣市場開啟了歷史罕見的急劇漲勢,價格屢創歷史新高,天然氣成為新的大宗商品“漲價領頭羊”,直接引爆2021年全球能源危機。究其原因,主要有如下三個方面:其一在供給端,因為歷史以來的長期低價及疫情的影響,上游油氣勘探開發投資嚴重不足,導致供給短缺;其二在需求端,疫情后全球經濟復蘇強勁,工業生產和消費呈現強勢反彈的情況,需求復蘇快于供應;其三是為了應對全球氣候變暖,國際碳排放管控趨嚴,各國加快綠色能源轉型,企業選擇用天然氣作為過渡燃料來替代石油和煤炭,進而助推全球市場整體對天然氣的需求量。另外,2022年至今,俄烏局勢惡化乃至局部戰爭的爆發,引爆歐洲對未來天然氣供應穩定性的擔憂,荷蘭TTF代表的歐洲天然氣價格在能源危機后受地緣政治影響再創歷史新高。

對于三大市場價格的變化特質,需要指出的是,北美市場HH價格是波動最小的一個,這主要是由于該市場參與者以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國為主,在其地緣政治穩定、美國產能充裕過剩和國家間管道設施成熟的背景下,區域天然氣貿易的穩定性得到了有效的保證,能較好地弱化外部供給形勢的各類變化。相較而言,亞洲和歐洲是全球LNG進口需求較大的兩個地區,受到外部供應和到貨的掣肘更多,疊加政治形勢多變,導致荷蘭的TTF、亞太的JKM波動更為劇烈。

另外,JKM對TTF和HH的溢價長期存在。原因如下:其一,定價機制不同。北美和英國采用市場化程度較高的“氣對氣”定價,歐洲大陸正從與油價掛鉤的定價方式轉向“氣對氣”定價,而亞太地區主要采用與原油進口平均價格掛鉤的方式,使得該地區LNG價格成為全球最高的價格。其二,亞洲市場對LNG的依賴程度顯著高于歐洲市場和北美。北美自不必說,管道氣布局較為完善,而歐洲大量的天然氣供應來自俄羅斯的管道氣,從而具備更為靈活的供應彈性。煤氣轉化的靈活性使得歐洲電力部門對于天然氣需求相較于亞洲更具備彈性,因此,當市場供應緊張時,亞洲市場對于LNG相較于歐洲市場更高的依賴度會導致JKM對TTF的溢價,將發往歐洲的船貨轉運至亞洲將會變得有利可圖。其三,能源安全溢價。亞洲國家普遍存在能源安全擔憂,除了中國,日韓基本屬于純粹的進口國家,亞洲國家整體的產量增長難以滿足旺盛的市場需求,因此愿意支付一定的額外價格來保障供應安全,形成“能源安全溢價”。

C 新的變化及未來發展

2020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世界、地緣政治形勢趨緊、凈零碳排放計劃加快等新的變化不斷影響著全球能源市場的發展,天然氣市場的未來運行軌跡呈現新的特點。

能源清潔化的持續推進和世界經濟的快速增長拉升需求

隨著各國不斷發展更低碳的能源體系并追求實現凈零排放目標,對于更清潔的天然氣關注將有利于液化天然氣在未來幾十年內持續成為一種可靠、靈活的能源。即使是2021年能源危機也并未打擊歐洲地區“脫煤”的決心,天然氣在電力調峰、工業燃料、城燃取暖等多個領域仍將是煤炭的最佳替代者。IEA預測2021—2025年歐洲地區的天然氣需求保持一定程度的增長態勢,其中主要增量來自電力與工業部門。長期來看,歐洲地區天然氣需求仍有上升空間。亞太地區的碳排放計劃同樣明確清晰。中國2030年碳達峰的目標要確保達成,印度承諾截至2030年削減10億噸碳排放量。在此背景下,亞洲地區對天然氣的需求量提升是可以預見的。

在世界經濟體的整體疫后恢復和增長中,亞洲地區的增速尤為凸顯,對能源的需求更為強烈,事實上,中國和韓國已經在2021年引領了液化天然氣需求的增長。其中,中國的液化天然氣進口量增加了1200萬噸,達到7900萬噸,超過日本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氣進口國。伴隨印度以及其他亞洲新興經濟體進一步的崛起,亞洲市場對天然氣的后續需求在可預見的未來,仍將保持高水平的增速,大概率成為全球天然氣最大的新增量。

部分地區的產能枯竭,地緣政治影響外部供給

歐洲的情況不容樂觀,地區天然氣或進入長周期的供需緊平衡狀態。具體來看,挪威、荷蘭及英國為歐洲最主要的產氣國,合計產量占OECD歐洲成員國天然氣總產量的近90%,其中挪威產量占比近半。但上述產區在近年來陸續面臨著產能枯竭的影響或是碳排放的限制,從而歐洲本土的產量持續收縮(即便巔峰期的產量仍遠不能滿足自身需求),引致歐洲天然氣消費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2019年即已接近90%,與其毗鄰的能源大國俄羅斯為歐洲最大天然氣進口渠道,且以管道氣進口為主。

俄羅斯在天然氣領域遏制住了歐洲的咽喉,然而俄歐關系隨美國的介入長期處于動態制衡和被制衡的轉換中,特別是近年來引人聚焦的“北溪2號”問題,使能源問題升級為政治博弈,歐洲天然氣的供給穩定性難以得到保證。在俄羅斯通往歐洲的管輸能力中(2100億立方米/年),過境烏克蘭的管道約占一半。而“北溪2號”是由俄羅斯經過波羅的海海底直通到德國的天然氣跨境管道,設計輸氣能力高達550億立方米/年,可以繞過烏克蘭直接把天然氣輸送到德國,并且由德國輸送到歐洲其他國家,其一旦建成使用,將成為俄羅斯繞過烏克蘭等國對歐出口天然氣的主要通道,運營商稱其每年可提供足夠的能源供應2600萬戶家庭。屆時俄羅斯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能力將極大增強,歐洲在天然氣上將會更加依賴俄羅斯,二者之間的政治經濟合作由此將更為緊密。但顯然“北溪2號”將嚴重損害美國在歐洲地區的利益以及地位,除了俄羅斯管道氣將是美國LNG在歐洲的主要競爭對手外,政治層面的依賴程度也會受到影響,美國的整體經濟與戰略部署受到威脅。由此,此項目備受爭議,受到美方強烈阻撓。在俄羅斯、美國和歐洲(德國)圍繞“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的博弈上,達成有效共識的難度是可以預見的。近期俄烏戰爭的驟然爆發將“北溪2號”的投入試用時間進一步無限期延后。

隨著俄羅斯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地區的主權以及對烏軍事行動的全面爆發,德國正式宣布暫停對“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的認證,已經運營中的俄歐管道也可能受到影響。但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無論是美國還是卡塔爾,都無法在短期內彌補俄羅斯少向歐洲供應的天然氣。另一個事實是,歐洲液化天然氣庫存水平已經處于歷史低位。

整體來看,對歐洲而言,內部供給收縮、外部進口不穩疊加庫存絕對低位的情況將使歐洲天然氣的未來供應遭遇極大挑戰。

天然氣的廉價時代逐步終結,價格水平進入高位區間,并將呈現較強的延續性。

概括而言,受到世界經濟增長、清潔發展機制(CDM)、《巴黎協定》以及替代能源競爭的影響,全球天然氣需求量快速攀升。而歐洲等主要市場的供給出現嚴重問題,供不應求的全球未來格局逐步形成。事實上,美國殼牌公司預計到2040年,天然氣需求將增長近一倍。按照2021年約3.8億噸/年的數據來看,市場預計未來20年天然氣需求增長至7億噸/年,而本世紀中期將出現歷史性的供應不足。

在全球“碳排放”的能源升級大背景下,天然氣作為煤炭替代能源的重要性及需求量與日俱增,但供給緊張的中長期格局難改,疊加地緣政治緊張的影響,供需缺口顯著,可以較為肯定地講,廉價天然氣的時代已經結束,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能源成本高昂的新時代,高價氣將成為常態。


日韩精品国产动漫欧美在线,一本色道综合久久狠狠躁,日韩国产中文综合,欧美日韩三级免费一区,伊人无码视频在线视频